dy1133第一娱
 找回密码
 加入我们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网络文学 绾儿,这样喜欢么? 男人低哑的声音温柔似水

0人留言

“绾儿,这样,喜欢么?#20426;?/div>
男人低哑的声音温柔似水,眼底却是寒森,冷冽的目光如同刀片刮在她的身上,割得生疼。
骨骼分明的双手发了狠的捏着如葱白的腿,渗出?#25628;?#19997;。
美人榻上的女人眸子带着泪,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,仰着头,娇声:“喜欢……绾儿真的好喜欢你……”
皇叔——
这两个字像是羽箭穿过他?#30007;?#33179;。
手背上的青筋一跳,捏住了她纤细的脖子,迫使她看着他,触及到她眼角的一滴泪,他更用力,恨不得让她死在他的身下。
“啊——”
“痛?#20426;?#23481;修尘冷冷的挑眉。
步绾绾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冷峻的脸,连连摇头:“不,不痛……”
“你当然不会觉得痛,你就是皇兄捡回来养不家的狗,狼心狗肺的东西,连疼爱你多年的皇嫂都能杀死。”冷冽的大手将她翻了过来,“趴|好。”
步绾绾以一种屈辱地跪在美人榻上,她忍受着。
酥麻的感觉从背脊顺势涌入大脑,随后一片空白。
容修尘一巴掌拍在她的腰上,白皙的皮肤顿时红?#20284;?#26469;。
毫不怜惜的用力,嗓音更是残忍:“怎么不叫了?步绾绾,你不是很会么?#20426;?/div>
“不会……”像是重新活了过来,酥麻过后,是更用力的解释。
“你欠馨儿一句对不起,我要你对着天,说。”
像是重新有了生机,步绾绾重重的?#35835;?#19968;下,摇头:“我不……她该死!”
“步绾绾!”
容修尘怒吼一声,从后面掐着她的脖子:“我让你说。”
“我不……”步绾绾坚持,唇被咬出了鲜血。
容修尘用了狠劲,他曾带兵打仗,手劲不是一般的大,只是一瞬,她感觉到窒息,死亡的气息越来?#35282;苛摇?/div>
耳边他的声音变得模糊,但她知道,还是要她道歉:“我不……她喜欢你,她不与你和离,所以……她该死!”
她眼里全是湿气,视线一片模糊。
容修尘发出令人恐惧的声音,美人榻咯吱咯吱作响是伴奏,但她感觉肺里仅剩的一丝氧气被吸干。
在临近死亡的边缘?#20449;?#19978;了极致。
但容修尘没打算放过她,更狠的占领,这对他来说,就是?#22836;!?/div>
本应该是身与心的愉悦,却像是淬了毒。
像是在冰冷的地狱里,?#36864;?#36523;体的异样感觉再强烈,也无法取代心里的疼痛。
皇叔恨她,是应该的。
她没有记忆,九岁,父皇带兵打仗回来的路上捡了她,她从流浪?#30007;?#20062;丐,终身一跃变成了一国公主。
父皇疼爱母后,让她随了母后?#30007;鍘?/div>
?#24080;喜健?#21517;绾绾!
步绾绾。
多好听的名字啊,所谓伊人,宛在水中央。
温柔,灵俏,倾城,是东楚最漂亮的公主,万千宠爱在一身。
北辕陛下曾说:东楚有绾绾,一笑倾人城,回眸倾人国。
四处上门想与父皇订下?#26159;祝?#20294;父皇以及疼爱她的皇叔但?#23478;?#20844;主年幼,不宜嫁人为由拒绝。
她东楚繁荣天下,明知是借口,却也无人?#20063;怠?/div>
更甚者,?#28982;始?#23849;?#20445;?#19968;道圣旨:无论九公主步绾绾做了什么,饶她死罪。
她有娇纵有?#21709;?#30340;资本,所以,她不觉得喜欢上自己的皇叔是一种错误,如同飞蛾扑火,必要得到,不是他死,便是她忘。
她怎么能忍受?#26377;?#30140;爱她的皇叔娶妻呢?
她怎么可以忍受皇叔与那个叫做唐馨儿的女人举案齐眉呢?
她不知羞耻,只想爬上皇叔的床,昭告天下,皇叔是她步绾绾的!谁?#27531;?#24819;抢了去。
是以,皇叔登基?#20445;?#23553;后大典,她歹毒给唐馨儿的孪生妹妹唐嫣儿下了剧毒,要挟唐馨儿离开。
但唐馨儿的爱?#20154;?#26356;壮烈,一杯毒酒下腹,成了历史上第一个在封后大殿上薨逝的皇后,而唐馨儿的妹妹随时都可能死去。
她不管别人的生死,只知道,?#36864;?#35201;封,她步绾绾才是这东楚母仪天下之人,才是配得上她皇叔容修尘的女人。
唯一一个!
世人都说:你看她多恶毒,多娇纵?多狼心狗肺啊?
可皇叔,你知道吗……根本就不是那样的……

2公主
眼前一片模糊,再也看不见那张英挺分明,俊美无双的脸。
“皇叔……”
步绾绾伸出手,想去摸他的脸,?#27426;?#27809;了任何力气,软软的落了下来。
衣袖骤离,容修尘松开了手,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,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,嗓音像是对挚爱的思念,眼里却只剩下冰冷:“绾儿,你该受的。”
?#20302;輳?#34989;上龙袍头,转身,大步往外走。
美人榻上的步绾绾赤着身子,没有任何尊严。
容修尘低眸看着地上跪着的丫鬟云碧,冷声道:“若让朕知道,九公主?#29992;?#20154;榻上下来,朕就命人砍了她的双脚。”
“是……奴婢遵命。”云碧瑟瑟发抖,唐馨儿是死在美人榻,那里,便成了公主的牢笼。
见皇帝走了,这才起身,打开门进去,看着步绾绾白皙的身子上紫紫青青,瞬间落下?#25628;?#27882;。
想替她穿好衣裳,却发现,都是碎的。
胡乱找了一件?#36335;?#25259;在她的身上,哽?#39318;牛骸?#20844;主,您这是何苦呢?#20426;?/div>
昏迷中的女人听不见,但眼角一滴泪落下,让人看了心伤。
云碧用毛巾擦拭着她的身体。
似乎弄疼她了,步绾绾深呼了一口气,醒了过来。
她以为,她被皇叔掐死了。
“公主!”云碧哭着喊她。
步绾绾回头看她,见她落了泪,笑?#20284;?#26469;:“你哭什么?#20426;?/div>
“公主,为什么不告诉皇上真相?#20426;?/div>
“真相……”步绾绾凉凉的一笑:“他不会信,而且,我也不会告诉他。”
“为什么,您每天遭受这样的折磨,可明明,你才是……”
“嘘!”步绾绾伸手放在了她的嘴唇上,眸色几分暗伤,几分柔和:“云碧啊,你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吗?#20426;?/div>
“奴婢没爱过,奴婢不知,奴婢只知道,公主现在很苦。”云碧含着泪摇头。
“爱一个人,只愿他好,他好,我便好,他不好,我便不好,哪怕是被恨着,也不愿他伤心半分。”步绾绾看向?#24052;猓?#22812;?#20011;?#28145;了,外面,竟下起?#25628;?/div>
“可您……”
砰!
门被人推开,打断了云碧的话,寒风顿时涌进,冷得主仆二人皆是?#27426;丁?/div>
管事刘姑姑是宫里的老宫女了,端着一碗药汤走了进来。
福身:“九公主,今儿个天太冷,皇上命老奴端一碗养身汤,有助于睡眠。”
步绾绾瞬间警惕?#20284;?#26469;。
如果是养身汤,不可能叫来那么多宫女,分明有灌药的趋势。
?#26696;?#37027;儿,本宫一会儿就?#21462;!?/div>
刘姑姑笑了:“皇上说了,要看着公主喝下,老奴还等着回去复命。”
步绾绾看着宫女端过来的汤药,眸色一痛,她医术了得,怎会不知,这是一碗绝育汤?
阖下眼?#20445;骸?#33509;是本公主不呢?#20426;?/div>
刘姑姑脸色淡然:“那只能得罪公主了。”
宫女听着就要上?#21834;?/div>
步绾绾?#20284;?#20102;那一碗汤,仰头,全部饮入腹中,最后,冷冷的看着刘姑姑:“满意了么?#20426;?/div>
“更深露重,九公主早些休息,老奴告退。”
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快步离去。
步绾绾张扬的神色不在,换上的是痛苦:“云碧,快。”
云碧立即拿着痰盂来接住。
步绾绾一掌击在胸口上,胃里一阵翻涌,将喝下的汤药,一并吐了出来,过程很痛苦,眼角因为胃里的?#30343;?#26377;了湿意。
就在云碧准?#38468;?#30192;盂收走?#20445;?#27493;绾绾再次低头。
一股?#24525;?#28044;上,鲜血瞬间喷出,染红了云碧的手。
云碧惊叫:“公主!”







打赏鼓励一下!
0

说点什么

您需要登录后?#36276;?#20197;回帖 登录 | 加入我们
HOT • 推荐
dy1133第一娱 北京时时彩开奖号 浙江体彩61中奖规则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 足球竞猜计算器胜平负 广东快乐10分 钱龙捕鱼如何下载 快3跨度技巧方法大全 2018海南环岛赛赛程 浙江七乐彩走势图 斯诺克在线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