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y1133第一娱
 找回密码
 加入我们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文学名著 莫言小说《蛙》电子书txt下载

《蛙》是莫言酝酿十多年、笔耕四载、三易其稿、潜心创作的第十一部长篇小说,2009年12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。与他的其他重要长篇作品,如《酒国》、《檀香刑》、《生死疲劳?#36820;?#30456;比,《蛙?#36153;有?#20102;这些作品对小说结构、叙述语言、审?#28010;?#27714;、人物形象塑造、史诗般反映社会变迁等方面的执着探索,在整体上达到了极高?#24080;?#27700;准,也是近几年中国原创长篇小说中最重要的力作之一。
这部小说的主要内容是:以新中国近60年波澜起伏的农村生育史为背景,通过讲述从事妇产科工作50多年的乡村女医生姑姑的人生经历,在形象描述国家为了控制人口剧?#20197;?#38271;、实施计划生育国策所走过的艰巨而复杂的历史过程的同时,成功塑造了一个生动鲜明、感人至深的农村妇科医生形象;并结合计划生育过程中的复杂现象,剖析了以叙述人蝌蚪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卑微、尴尬、纠结、矛盾的精神?#28572;紜?
预览:
 一
  先生,我们那地方,曾有一个古老的风气,生下孩子,好以身体部位和人体器官命名。譬如陈鼻、赵眼、吴大肠、孙肩……这风气因何而生,我没有研究,大约是那种以为“贱名者长生”的心理使然,?#21482;?#26159;母亲认为孩子是自己身上一块肉的心理演变。这风气如今已不流行,年轻的父母们,都不愿意?#38405;?#26679;古怪的名字来称谓自己的孩子。我们那地方的孩子,如今也大?#21152;?#26377;了与香港、台湾,甚至与日本、韩国的电视连续剧中人物一样优雅而别致的名字。那些曾以人体器官或身体部位命名的孩子,也大?#20960;?#25104;雅名,?#27604;?#20063;有没改的,譬如陈耳,譬如陈眉。
  陈耳和陈眉之父陈鼻是我的小学同学,也是我少年时的朋?#36873;?#25105;们是一九六〇年秋季进入大羊栏小学的。那是饥饿的年代,留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?#24405;?#22823;?#21152;?#21507;有关。譬如我曾讲过的吃煤的故事。许多人以为是我胡乱编造,我以我姑姑的名义起?#27169;?#36825;不是胡编乱造,而是确凿的事实。
  那是一?#33267;?#21475;煤矿生产的优质煤块,亮晶晶的,断面处能照清人影。我后来再也没见过那么亮的煤。村里的车把式王脚,赶着马车,把煤从县城运回。王脚方头、粗颈、口吃,讲话时,目放精光,脸憋得通红。他儿子王肝,女儿王胆,都是我的同学。王肝与王胆是异卵双胎。王肝身体高大,但王胆却是个永远长不大的袖珍姑娘——说得难听点吧,是个侏儒。大家都说,在娘肚子里时,王肝?#24310;?#20859;霸光了,所?#37213;?#32966;长得小。卸煤时正逢下午放学,大家都背着书包,围看热闹。王脚用一柄大铁锹,?#26144;?#19978;往下铲煤。煤块落在煤块上,哗哗响。王脚脖子上有汗,解下腰间那块蓝布擦拭。擦汗时看到儿子王肝和女儿王胆,便大声喝斥:回家割草去!王胆转头就跑——她跑起来身体摇摇摆摆,重心不稳,像个初学走路的婴孩,很是可爱——王肝往后缩缩,但不走。王肝为父亲的职业感到荣耀。现在的小学生,即便父?#36164;?#24320;飞机的,也体会不到王?#25991;?#26102;的荣耀。大马车啊,轰轰隆隆,跑起来双轮卷起?#23601;?#30340;大马车啊。驾辕的是匹退役军马,曾在军队里驮过炮弹,据说立过战功,屁股上烫着烙印。拉长套的是匹脾气暴躁的公骡,能?#21830;?#20260;人,好张嘴咬人。这骡子虽然脾气不好,但气力惊人,速度极快。能够驾驭这头疯骡的也只有王脚。村子里有很多人羡慕这职业,但都望骡却步。这骡子已经咬伤过两个儿童:第一个是袁脸的儿子袁腮,第二个是王胆。马车停在她家门前时,她到骡前去玩,被骡子咬着?#28304;?#21500;起来。我们?#24049;?#25964;畏王脚。他身高一米九,双肩宽阔,力大如牛,二百斤重的石碌碡,双手抓起,胳膊一挺,便举过头顶。尤其让我们敬佩的,是他的神鞭。疯骡咬破袁腮头颅那次,他拉上车闸,双腿叉开,站在车辕两边,挥舞鞭子,抽打疯骡屁股。那真是一鞭一道血痕,一鞭一声脆响。疯骡起初还?#29579;?#23376;,但一会儿工夫便浑身颤抖,前腿跪在地上,?#28304;?#20302;垂,嘴巴啃着泥土,撅着屁股承揍。后来还是袁腮的爹袁脸说,老王,饶了它吧!王脚才悻悻地罢休。袁脸是党支部书记,村里最大的官。他的话王脚不?#20063;?#21548;。疯骡把王胆咬伤后,我们?#35745;?#24453;着再看一场好戏,但王脚一鞭也没打。他从路边石灰堆上抓起一把石灰,掩在王胆头上,把她提回家去。他没打骡子,却抽?#27515;?#23110;一鞭,踢了王?#25105;?#33050;。我们指指点点地议论着那头棕色的疯骡。它瘦?#36731;揍荆?#30524;睛上方有两个深?#27599;?#25918;进一?#37117;?#21365;的凹陷。它的目光忧伤,似乎随时都会放声大哭。我们无法想象这样一匹瘦骡子怎会爆发出那样大的力量。当我们一边议论一边向那骡子靠近时,王脚便停止铲?#28023;?#29992;凌厉的目光?#21078;?#25105;们,吓得我们连连倒退。?#35328;?#23398;校伙房前的煤堆渐渐高起来,车上的?#33322;?#28176;少了。我们不?#32423;?#21516;地抽鼻子,因为我们嗅到了一?#21046;?#24322;的香味。?#36335;?#26159;燃烧?#19978;?#30340;味儿,又?#36335;?#26159;烧?#23601;?#35910;的味儿。我们的?#23755;?#25226;我们的目光吸引到那一堆亮晶晶的煤块上。王脚拢马驱骡,马?#36947;?#24320;校园。我们并没像往常那样,去追?#19979;?#36710;,并冒着被鞭子抽头的危险跳上去过瘾。我们目不转睛,慢慢地向煤堆移动。伙夫老王,挑着两桶水,摇摇摆摆地走过来。他的女儿王仁美,也是我们的同学,后来成为我的妻子。她是?#31508;?#23569;有的没用器官命名的孩子,因为伙夫老王,是个有文化的人。他原本是公社畜牧站的站长,后因说话不当犯了错误,被开除公职遣返回乡。老王狐疑地看着我们。他以为我们要冲进伙房哄抢食物吧?所以他说,滚,小兔崽子们!这里没有你们吃的,回?#39029;阅?#20204;娘的奶头去吧。我们自然听到了他的话,我们甚?#28872;部?#34385;了他的建议,但他的建议无异于骂人。我们都是七八岁的孩子,怎么还可能?#38405;?即便我们还?#38405;蹋?#20294;我们的母亲,?#32423;?#24471;半死,乳房紧贴在肋骨上,哪里有奶可吃?但没人去跟老王理论。我们站在煤堆前,低头弯腰,像地质爱好者发现了奇异矿石;我们抽动鼻子,像从废墟中寻找食物的狗。说到这里,首先要感谢陈鼻,其?#25105;?#24863;谢王胆。是陈鼻首先捡起一块?#28023;?#25918;在?#28508;?#21957;,皱着眉,?#36335;?#22312;思索什么重大问题。他的鼻子又高又大,是我们取笑的对象。思索了一会,他将手中那块?#28023;?#29467;地砸在一块大煤上。煤块应声而碎,那?#19978;?#27668;猛地散发出来。他捡起一小块,王胆也捡起一小块;他用舌头舔舔,品咂着,眼睛转着圈儿,看看我们;她也跟着学样儿,舔?#28023;?#30475;我们。后来,他们俩互相看看,微微笑笑,不?#32423;?#21516;地,小心翼翼地,用门牙啃下一点?#28023;?#21632;嚼着,然后又咬下一块,猛烈地咀嚼着。兴奋的表情,在他们脸上洋溢。陈鼻的大鼻子发红,上边布满?#24618;欏?#29579;胆的小鼻子发黑,上面沾满煤?#25671;?#25105;们痴迷地听着他们咀嚼煤块时发出的声音。我们惊讶地看到他们吞咽。他们竟然把煤咽下去了。他压低声音说:伙计们,好吃!她尖声喊?#26657;?#21733;呀,快来吃啊!他又抓起一块?#28023;?#26356;猛地咀嚼起来。她用小手捡起一块大?#28023;?#36882;给王肝。我们学着他们的样子,把煤块砸碎,捡起来,用门牙先啃下一点,品尝滋味,虽有些?#29702;祝?#20294;滋味不错。陈鼻大公无私,举起一块煤告诉我们:伙计们,吃这样的,这样的好吃。他指着煤块中那半?#35813;?#30340;、浅黄色的、像琥珀一样的东西说,这?#25191;上?#30340;好吃。我们已经上过自然?#21361;?#30693;道煤是许多世纪前,埋在地壳中的森林变成的。给我们上自然课的是我们的校长吴金榜。我们不相信校长的话,我们也不相信课本上的话。森林是绿色的,怎么可能变成黑色的煤炭?我们以为校长和课本都是在胡说?#35828;饋?#21457;现了煤块中的?#19978;悖?#25165;明白校长没有骗我们,课本也没有骗我们。我们班三十五个学生,除了七个女生不在,其余都在。我们每人攥着一块?#28023;?#21679;咯嘣嘣地啃,咯咯嚓嚓地嚼,每个?#35828;?#33080;上,都带着兴奋的、神秘的表情。我们?#36335;?#22312;进行一场即兴表演,我们?#36335;?#22312;玩一种古怪游戏。肖下唇拿着一块?#28023;?#32763;来覆去地看,不吃,脸上带着蔑视的神情。他不吃煤因为他不饿,他不饿因为他爹是公社粮库保管员。伙夫老王惊呆了。他手上沾着面粉跑出来。天?#27169;?#20182;手上沾着面粉!?#31508;?#22312;学校伙房就餐的除了我们的校长和我们的教导主任之外,还有两个在乡下驻点的公社干部。老王惊呼:孩子们,你们干什么?你们……吃煤?煤也能吃?王胆用小小的手举着一块大?#28023;?#32454;声细气地说:大叔,太好吃了,给你一块尝尝。老王摇着头,道?#21644;?#32966;,你这小女孩,也跟着这帮野小子胡闹。王胆咬了一口?#28023;?#35828;:真的好吃嚼,大叔。这时已是傍晚,红日西沉。那两个在这里搭伙就餐的公社干部骑着车子来了。他们也被我们吸引住了。老王挥舞着扁担轰赶我们。那个姓严的公社干部——好像是个副主任——制止?#27515;?#29579;。他的?#25104;?#24456;难看,挥了一下手,转身钻进了伙房。
  第二天我们在课堂上一边听于?#40092;部我?#36793;吃煤。我们满嘴乌黑,嘴角上沾着煤末子。不但男生吃,那些头天没参加吃煤盛宴的女生在王胆的引导下也跟着吃。伙夫老王的女儿——我的第一任妻子——王仁美吃得最欢。现在想起来她大概?#21152;?#29273;周炎,因为吃煤时她满嘴都是血。于?#40092;?#22312;黑板上写了几行字便回头注视我们。她首先质问她的儿子、我们的同学李手:手,你们吃什么?妈,我们吃煤。?#40092;?#25105;们吃?#28023;?#24744;要不要尝尝?王胆在前排座位上举煤大?#21834;?#22905;的大喊也像小猫?#35874;健?#20110;?#40092;?#36208;下讲台,从王胆的手里接过那块?#28023;?#25918;在鼻子底下,?#35748;?#30475;又像嗅。好久,她一言没发,将煤还给王胆。于?#40092;?#35828;:同学们,我们今天上第六?#21361;?#20044;鸦和狐狸》。乌鸦得到一块肉,非常得意,站在树梢上。狐狸在树下,对乌鸦说,乌鸦太太,您的歌声太美妙了,您一歌唱,全?#28572;?#30340;鸟儿都得闭嘴了。乌鸦被狐狸的马屁拍昏了头,一张嘴,哇,肉就落在狐狸口中了。于?#40092;?#24102;领我们诵读课文。我们满嘴乌黑,跟着朗读。
  我们于?#40092;?#26159;有文化的人,竟然也入乡随俗地给她的儿子起名为李手。李手后来以优异成绩考入医学?#28023;?#27605;业后到县医院当了外科大夫。陈鼻铡草时铡断了四根?#31181;福?#26446;手给他接活了三根。



     完整阅读莫言小说《蛙》请下载txt:
游?#20572;?#22914;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


打赏鼓励一下!
0

说点什么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我们
HOT • 推荐
dy1133第一娱 浙江十一选五 重庆时时彩走势 棋牌挂先试用再付款 华东15选5专家推荐号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乐彩江西时时彩走势分析 盛达彩票苹果 海南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l老时时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