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y1133第一娱
 找回密码
 加入我们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文学名著 福楼拜《包法利夫人》txt电子书下载

包法利夫人 作 者福楼拜

书籍简介
  本书是一幅道地的法国十九世纪的外省风俗画,其完美严谨的语言风格更是为后人传为美谈。美丽的主人公艾玛是富裕农民的独生女,因不甘与忠
厚老实的丈夫过?#25509;?#30340;生活,两次发生婚外情,后均遭情人抛弃;又因过度消费,债台高筑,终于被迫自杀。著名作家左拉称本书为“同类小说准确无误的典范”。

第一节
  我们正在上自习,忽然校长进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没有穿学生装的新学生,还有一个小校工,却?#20439;?#19968;张大书桌。正在打瞌睡的学生也醒过来了
,个个站了起来,仿佛功课受到打扰似的。
  校长做了个手势,要我们坐下,然后转过身去,低声对班主任说:
  “罗杰先生,我把这个学生交托给你了,让他上五年级吧。要是他的功课和品行都够格的话,再让他升高班,他的岁数已经够大的了。”
  这个新生坐在门背后的角落里,门一开,谁也看不见他,他是一个小乡巴?#26657;?#22823;?#21152;?#21313;五岁,个子比我们哪一个都高。他的头发顺着前额剪齐,
像乡下教?#32654;?#30340;歌童,看起来又懂事,又不自在。他的肩膀虽然不算宽,可是那件黑纽绿呢小外衣一定穿得太紧,袖口绷开了线缝的地方,露出了晒
红的手腕,一看就知道是卷起袖子?#26194;?#20102;活的。浅黄色的长裤子给背带吊得太高,漏出了穿蓝袜子的小腿。脚上穿了一双不常擦油的钉鞋。
  大家?#31216;?#20070;来。他竖起耳朵来听,专心得好像在教?#32654;?#21548;传道,连腿也不敢跷,胳膊也不敢放在书桌上。两点钟下课铃响的时候,要不是班主任
提醒他,他也不知道和我们一齐排?#21360;?
  我们平时有个习惯,一进教室,就把帽子?#33258;?#22320;上,以免拿在手里碍事;因此,一跨过门槛,就得把帽子扔到长?#23454;?#19979;,并?#19968;?#35201;靠墙,掀起一
片?#23601;粒?#36825;已经成为规矩了。
  不知道这个新生是没有注意到我们这一套,还是不敢跟大家一样做,课前的祷告做完之后,他还把鸭舌帽放在膝盖上。他的帽子像是一盘大杂烩
,看不出到?#36164;?#30382;帽、军帽、圆顶帽、尖嘴?#34987;?#26159;睡帽,反正是便宜货,说不出的难看,好像哑巴吃了黄连后的苦脸。帽子是鸡蛋形的,里面用铁丝
支?#25243;牛?#24125;口有三道滚边;往上是交错的菱形丝绒和兔皮,中间有条红线隔开;再往上是口袋似的帽筒;帽顶是多边的硬壳纸,纸上蒙着复杂的彩绣
,还有一根细长的饰带,末?#35828;?#30528;一个金线结成的小十字架作为坠子。
  帽子是新的,帽檐还闪光呢。
  “站起来,”老师说。
  他一起立,鸭舌?#26412;?#25481;了。全班人都笑了起来。
  他弯下腰去拿帽子。旁边一个学生用胳膊捅了他一下,帽子又掉了,他又拣了一回。
  “不必担心,你的王冠不会摔?#25285;?#32769;师很风趣地说。
  学生都哈哈大笑起来,可怜的新生更加手足无措,不知道帽子应该拿在手里,还是让它掉在地下,还是把它戴在头上。他到?#23376;?#22352;下了,帽子还
是放在膝盖上。
  “站起来,”老师再说—遍,“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  新生口里含了萝卜似地说了一个听不清楚的名字。
  “再说一遍!”
  新生还是说了一个稀里糊涂的名字,全班都笑得更厉害了。
  “声音高点!”老师喊道,“声音高点!”
  于是新生狠下决心,张开血盆大口,像在呼?#20154;?#30340;,使出了?#38405;?#30340;力气叫道:“下坡花力!”
  这下好了,笑声叫声直线上升,越来越闹,有的声音尖得刺耳,有的像狼号,有的像?#26041;校?#26377;人跺脚,有人学舌:“下坡花力!下坡花力!”好
不容易才变成零星的叫声,慢慢静了下来,但是一排板凳好像一串爆竹,说不准什么时候还会爆发出一两声压制不住的笑声,犹如死灰复燃的爆竹一
样。老师只好用罚做功课的雨点,来淋湿爆竹,总算逐渐恢复了教室里的秩序;老师?#24544;?#26032;生听写,拼音,翻来复去地念,才搞清楚了他的名字是夏
尔·包法利,?#22836;?#36825;条可怜虫坐到讲台前懒学生坐的板凳上去。他正要去,又站住了。
  “你找什么?”老师问道。
  “我的……”新生心神不定,眼睛左右张望,胆小怕事地说。
  “全班罚抄五百行诗!”教师一声令下,就像海神镇压风浪一般,压下了一场方兴未艾的风暴。
  “都不许闹!”老师生气了,一面从高筒帽里掏出手帕来擦满脸的汗水,一面接着说。“至于你呢,新来的学生,你给?#39029;?#20108;十遍拉丁动?#30465;?#31505;
’的变位法。”
  然后,他用温和一点的声音说:
  “你的帽子嘛,回头就会找到,没有人抢你的!”
  一切恢复平静。?#33539;?#20302;下来做练习了。新生端端正正坐了两个钟头,虽然说不定什么时候,不知道什么人的?#22987;?#23601;会弹出一个小纸团来,溅他一
脸墨水。他只用手擦擦?#24120;?#20381;然一动不动,也不抬头看一眼。
  上晚自习的时候,他从书桌里拿出袖套来,把文具摆得整整齐齐,细心地用尺在纸上划线。我们看他真用功,个个词都不厌其烦地查?#23454;洹?#24403;然
,他就是靠了他表现的这股劲头,才没有降到低年级去;因为他即使勉强懂得文法规则,但是用词造句并不高明。他的拉丁文是本村神甫给他启的蒙
,他的父母为了省钱,不是拖得实在不能再拖了,还不肯?#36864;?#19978;学堂。
  他的?#30422;?#22799;尔·德尼·巴?#26032;?#26757;·包法利,原来是军医的助手,在一八一二年左右的征兵案件中受到了连累,不得不在这时离开部队,好在他那
堂堂一表的人?#27169;?#36194;得了一家衣帽店?#20064;?#22899;儿的欢心,使他顺便捞到了六万法郎的嫁妆。他的长相漂亮,?#19981;?#21561;牛,总使他靴子上的马刺铿锵作响,
嘴唇上边的胡子和络腮胡子连成一片,手指上总戴着戒?#31119;?#34915;服又穿得光彩夺目,外表看起来像个勇士,平易近人又像个推销员。一结了婚,头两三
年他就靠老婆的钱过日子,吃得好,起得晚,用瓷烟斗一大斗、一大?#36820;?#21560;烟,晚上不看完戏不回家,还是咖啡馆的常客。岳父死了,没有留下多少
财产,他不高兴,要开一家?#38393;?#21378;,又蚀了本,只好回到乡下,想在那里显显身手。但是,他既不懂得织布,又不懂得种地;他的马不是用来耕?#29275;?/font>
而是用来驰骋;他的?#36824;?#37202;不是一桶一桶卖掉,而是一瓶一瓶喝光;他院子里最好的鸡鸭,都供自己食用;他的猪油也用来擦亮自己打?#28304;?#30340;皮鞋;
不消多久,他发现自己最好打消一切发财的念头。
  于是他一年花两百法郎,在科州和皮卡迪交界的一个村子里,租了一所半田庄、半住宅的房子;他灰心丧气,怨天尤人,从四十五岁起,就关门
闭户,说是厌倦人世,决意只过安静的日子了。
  他的妻子从前爱他简直着了魔,简直是对他百依百顺;不料她越顺着他,他却越远着她。她本来脾气好,感情外露,爱情专一,后来上了年纪,
就像走了气的酒会变酸一样,也变得?#20005;?#22788;了,说话唠叨,神经紧张。她吃了多少苦呵!起初看见他追骚逐臭,碰到村里的浪荡女人都不放过,夜里
醉得人事不省,满身酒气,从多少下流地方给送回家来,她都没有抱怨。后来,她的自尊心受了伤,只好不言不语,忍气吞声,逆来顺受,就这样过
了一辈子。她还得到处奔波,忙这忙那。她得去见诉讼代理人,去见法庭庭长,记住什么时候期票到期,办理延期付款;在家里,她又得缝缝补补,
洗?#21050;烫蹋?#30417;督工人,开发工钱,而她的丈夫却什么也不管,从早到晚都昏?#33080;痢?#25042;洋洋,仿佛在跟人赌气似的,稍微清醒一点就对她说些忘恩负义
的话,缩在火炉旁边吸烟,向炉灰里?#32511;怠?
  等到她生了一个男孩,却不得不交给奶妈喂养。小?#20005;范?#22902;回家后,又把他惯得像一个王子,?#30422;?#21890;他果酱,?#30422;?#21364;让他光着脚丫子满地跑,还
冒充哲学家,说什么小畜牲一丝不挂,可能活得更好。父母对孩子的想法背道而驰,?#30422;?#22836;脑里有男人的理想,他要按照斯巴达的方式严格训?#33539;?#23376;
,好让他有强健的体格。他要儿子冬天睡觉不生火,教他大口喝?#25910;?#37202;,看见教堂游行的队伍?#36864;荡只啊?#21487;是小孩子天性?#32503;迹?#36764;负了?#30422;?#30340;苦心,
枉费了他的精力。?#30422;?#24635;?#35759;?#23376;带在身边,为他剪硬纸板,给他讲故事,没完没了地自言自语,快乐中有几分忧郁,亲热得又过于罗唆。她的日子过
得?#24405;牛?#23601;把支离破碎的幻想全都寄托在孩子身上。她梦想着高官厚禄,仿佛看见他已经长大成人,漂亮,聪明,不管是修筑?#24085;?#20844;路也好,做官执
法也好,?#21152;兴?#25104;就了。她教他认字,甚至弹着一架早买的?#31579;?#29748;,教他唱两三支小调。但是对这一套,重财轻文的包法利先生却说是太划不来了。
难道他们有条件供养他上公立学校,将来买个一官半职,或者盘进一家店面?再说,一个人只要胆大?#31216;?#21402;,总会有得意的日子。包法利太太只好咬
咬嘴唇,让孩子在村里吊儿郎当。
  他跟在庄稼汉后面,用土块打得乌?#27426;?#39134;西跑,他沿着沟摘黑莓?#35029;?#25163;里拿根钓竿,却说是在看管火鸡;到了收获季节他?#22836;?#26194;谷子,在树林里
东奔西跑;下雨天他在教堂门廊下的地上画方格,玩跳房子的游?#32602;?#30896;到节日他就求教堂的管事让他敲钟,好把身子吊在粗绳上,绳子来回摆动,他
就觉得在随风飞舞。
  因此,他长得像一棵硬木树,手臂结实,肤色健美。
  十二岁上,他?#30422;?#25165;得到允许,让他开始学习。他的启蒙老师是教堂的神甫。不过上课的时间太短,又不固定,起不了多大作用。功课都是忙里
?#36842;?#25945;的,刚刚行过洗礼,?#24544;?#20030;行葬礼,中间有点闲暇,就站在圣器室里,匆匆忙忙讲上一课;或者是在晚祷之后,神甫不出门了,又叫人去把学
生找来。他们两人上得楼来,走进他的房间,于是各就各位:?#26434;?#21644;蛾子也围着蜡烛飞舞。天气一热,孩子就打瞌睡;神甫双手压在肚皮上,昏昏沉
沉,不消多久,也就?#25243;?#25171;起鼾来。有时,神甫给附近的病人行过临?#24080;?#31036;回家,看见夏尔在田地里顽皮?#20223;遙?#23601;把他喊住,训了他刻把钟,并且利
用机会,叫他在树底下背动?#26102;?#20301;表。但不是天下雨,就是过路的熟人,把他们的功课打断了。尽管如此,神甫对他一直表示满意,甚至还说:小伙
子?#20999;?#25402;好。
  夏尔不能就停留在这一步?#20581;D盖?#19968;抓紧,?#30422;?#38382;心有愧,或者是嫌累了,居然不反对就让了步,但还是又拖了一年,等到这个顽童行过第一次
圣体瞻礼再说。六个月一晃就过去了;第二年十月底,夏尔总算进了卢昂中学,还是过圣·罗曼节期间,他?#30422;?#26469;?#20808;?#38393;时,亲自把他带来的。
  时过境迁,我们现在谁也不记得他的事了,只知道他脾气好,玩的时候玩,读书的时候读书,在教室里听讲,在寝室里睡觉,在?#21534;?#37324;就餐。他
的?#39029;?#20195;理人是手套街一家五金批发店的?#20064;澹?#27599;个月接他出来一次,总是在星期天铺子关门之后,打发他到码头去逛逛,看看船来船往,然后一到
七点,?#36864;退?#22238;学校晚餐。每个星期四晚上,他给?#30422;?#20889;一封长信,用的是红墨水,还用三块小面团封口;然后他就复习历史课的?#22987;牽?#25110;者在自习
室里读一本过时的、情节拖带的?#26029;?#33098;游记?#32602;?#25955;步的时候,他老是和校工?#22902;歟?#22240;为他们两个都是乡下来的。
  靠了用功,他在班上总是保持中下水平;有一回考博物学,他虽然没有得?#20445;?#21364;受到了表扬。但是,到三年级结束的时候,他的父母要他退学,
并且要他学医,说是相信他会出人?#36820;亍!!?/font>





福楼拜《包法利夫人》txt电子书下载:


包法利夫人.txt (426.23 KB, 下载次数: 0, 售价: 10 学分)
打赏鼓励一下!
0

说点什么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我们
HOT • 推荐
dy1133第一娱 福建时时彩官方 四川金7乐开奖号 日本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老11选5 163皇冠足球比分网 河南11选5大小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什么时候 捷豹彩票游戏 保定最新中奖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